九夜

想复健写文,不,你不想

【日月】噩梦

……八百年没写文了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辣鸡55555太菜了,我还是去剪视频吧,哭辽

睢余:

ooc严重


没啥剧情,文笔巨差


时间线大概是谈老师刚退隐那段时间


素还真睁开眼


便是漫无止境的黑暗。


他置身在一个逼仄的空间,空气中是黏腻到使人发呕的血腥味。浓郁的血腥味在本就有些稀薄的空气中流淌,素还真一时间觉得有些呼吸困难,大脑开始昏昏沉沉,意识逐渐混沌。


啪嗒——


有什么液体滴落在素还真脸上,一滴一滴,温热且浓稠,他的眼中开始出现隐隐绰绰的人影,白发莲冠,玄衣着身。


那个在心中喊过数次的名字从唇齿间脱出:“无欲……谈……无欲……”


而后周身的黑暗开始扭曲并极速褪去,只留一地的白。


素还真终于看清了谈无欲,细长的眉斜飞入鬓,凤眼微张,面容清癯。他的目光贪婪地在谈无欲脸上略过,却在看清他的眼时倏地顿住。棕色的眼眸中,倒映着他的身影,他看见他躺在一片白中,目光虔诚而痴迷,而他的脸上,不知从何而来的血缓缓流淌,一丝一丝,晕红了他的衣袍。素还真的目光略有迟疑,接着缓缓向下,他找到了血的来源。


——谈无欲


谈无欲的手紧紧篡住胸口的玄色衣袍,鲜红的血沾满他的手,血液从他惨白的手腕蜿蜒而下,仿佛雪地里一串艳丽的石榴石,一滴一滴,滴落在素还真的脸上。


“素还真……”他看着谈无欲的嘴唇,一向偏深的唇色此时因为失血过多而泛着病态的白。


“素还真……”谈无欲唤着他的名字,不是平时两人比斗谈无欲略输一筹时气急败坏的语气,也不是两人深夜掌灯一起谋局布策时谈无欲意气风发,胸有成竹的声音。而是一声轻过一声,似情人之间的耳鬓厮磨,轻声呢喃。


素还真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谈无欲,就这样听他轻声唤着他的名,他注视着他的眼,那双被自己的身影占满的眼,心脏开始泛起一丝丝的疼,紧接着排山倒海般的痛苦席卷了他,心脏被人篡住一般,一时有些呼吸困难,窒息的感觉让他的大脑有些刺痛,原本清晰的身影又开始模糊起来,他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,却发现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,眼前的场景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,到最后只能看到鲜血的红,和那身玄色的衣袍。


最后的最后,一切都归于一片压抑的黑。


素还真从梦中惊醒了。


他大口的喘着气,那股令人窒息的疼痛还在逐渐侵蚀着他,他平复了下有些紊乱的气息,发现外面不知何时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,床边小窗被风吹开,细雨随着半夜微凉的风湿润了半边脸颊。他伸手抚去脸颊上的雨水,然后望着沾着雨水的手出神。他想起了梦里那双手,沾满鲜血,耳边又响起梦里谈无欲的轻唤。一股毫无由来的恐惧霎时席卷素还真全身,他起身穿好衣袍,也不管下不下雨,急急地从琉璃仙境奔出。


素还真到达无欲天的时候,天空已经隐约有些泛白,他带着一身微凉的湿意悄悄地走进谈无欲的卧房。


谈无欲只着一件白色的里衣安安静静地睡着,平时有些锐利的眉眼,因为此时睡着柔和了不少。素还真就这么静静地站着,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已经停了,他听着谈无欲清浅且绵长的呼吸声,感觉噩梦留给自己心脏的钝痛在缓缓消失


“他还好好活着。”素还真告诉自己


庆幸又欣喜的感觉充盈着素还真整颗心,带着满心的愉悦,他俯身在谈无欲的嘴唇上留下一个甜丝丝的吻,他小声地在谈无欲耳边呢喃:“无欲……师弟……幸好你没离开我……幸好……”,呼出的热气让谈无欲耳朵有些发痒,他微微蹙了蹙眉,眼睛却依旧闭着。素还真轻笑一声,小心翼翼地帮谈无欲掖好被子,最后再在他额头印上一吻,悄悄起身离开了无欲天。


素还真走时天已经完全亮了,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斜斜地照进屋来,也照亮了谈无欲微微泛红的脸颊


大概讲的就是素素做噩梦梦到谈谈死了,半夜吓得跑去无欲天,看到师弟平安无事松了口气,顺便偷亲的故事(?)


两三年没写文了,文笔真的巨差,ooc也严重😭

视频里尝试了一下借位∠( ᐛ 」∠)_
看原剧的时候就觉得像在牵手23333
无视背后互捅的刀就是纯糖鸭!!

……如果视频都只做半首歌会不会被打

cp向视频好难剪……
好好的日月我可能会剪成谈老师的个人秀
哭了_(´ཀ`」 ∠)__